麻将新书《成都麻将实战解说》已经出炉半个多月,这次的销量不如上次乐观。虽说我在成都有不少熟人,但在这个商业化的时代,谁还会讲情义呢。

现在我已是一名无业人员,对外宣称是专业的麻将研究员,在别人看来属于典型的不务正业,但我认为,只要是自己喜欢的,觉得有意义的事情,做什么有又有何关系呢?

 

 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