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是我在成都的第八个年头。

有两三年的时间,我经营着自己的麻将馆。其余的四年里,我为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,做了许多尝试,应该换了七八份工作,这些工作无一例外都与文字相关。到头来我发现,其实文字工作并不是我擅长的,发挥不了特长和优势,因而难有成就。

再者,文字工作本身枯燥、乏味、繁琐,而且并没有多少意义,充斥着假大空。而我,长年做着不喜欢的没有意义的事情。

我是个典型的理科生,最适合与机器、工业打交道,因错误的选择读了文科,一失足成千古恨。今天的各种困境,从那时就已经注定了。就像我这些年的求职经历一样,其实都是无用的挣扎。但文科生不做文字工作,又能做什么呢?

古人只要有饭吃就很满足,现代人活着的目的,无非是追求财富地位,这完全是天经地仪的事情,如果一个人不追求财富地位,简直没有资格做人。

当种种尝试失败后,财富和地位对我来说似乎成为缥缈的幻想,职场这条路已经走到了终点,我突然发现,除了“入世”,其实还有“出世”的路可走。此前我几乎没有想到过这一点。为什么人不能按自己的想法去活?

不管入世还是出世,找对象都是件特别困难的事。今后的生活当有新的开始。

 

Comments are closed.